美疾控中心突发警告:抗疫战争出现变数德尔塔比想象更严重

《华盛顿邮报》网站于北京时间今天上午8:58在首页头条刊发重要信息,称根据从美国疾控中心(CDC)当日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德尔塔(delta)变异病毒的传染性和致死性都比之前发......

  《华盛顿邮报》网站于北京时间今天上午8:58在首页头条刊发重要信息,称根据从美国疾控中心(CDC)当日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德尔塔(delta)变异病毒的传染性和致死性都比之前发现的更加严重。其传染性堪比水痘、埃博拉病毒或普通感冒,而且在美国1.62亿已接种的人群中,每周估测都新增3.5万有症状的感染病例。现在需要转向预防严重疾病、残疾和医疗后果的目标,而不是担心在某人鼻子中检测到的每一种病毒。

  该报为强调该消息的重要性和体现报纸的公共义务,特别在编者按里表示,已为这条消息取消了付费墙,即所有读者可以免费阅读该报道的全文。报道还在文末附上CDC的PPT版报告全文,供读者免费下载。

  报道称,该报获得一份联邦内部卫生文件,其中要求各级官员必须“意识到抗疫战争的打法已经改变”,delta似乎比早期的所有变种病毒能引起更严重的疾病,并且像水痘(chickenpox)一样容易传播。

  该文件是美国疾控中心的一个幻灯片演示,在内部分享时被《华盛顿邮报》获得。文件证实,有关美国各地病例激增的新的研究表明,接种疫苗的人可以传播病毒。该文件发出紧急信息称必须更新之前的相关公共信息,并强调疫苗接种仍是针对具有传染性的变种的最佳防御。但文件也承认,delta完全是一种不同的新冠病毒,比埃博拉或普通感冒等其他病毒能更迅速地从一个目标感染到另一个目标。

  文件引用的最近获得的尚未公开的数据表明,感染了 delta 的接种过疫苗的人可能与未接种疫苗的人一样容易传播病毒。感染了 delta 的接种疫苗的人所测量出的病毒载量,也与未接种疫苗的感染者相仿。

  报道引述了一些科学家的评论。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系主任罗伯特·沃赫特 (Robert Wachter)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读完后这份文件后,比刚开始阅读时更加担心。”CDC科学家对这项新研究也感到震惊,以至于该机构本周早些时候甚至在公开新数据之前就改变了对已接种者的应对建议。该建议呼吁每个人——无论是否接种疫苗——在某些情况下在公共场合在室内戴口。而5 月 13 日,CDC曾告诉人们不再需要在室内或室外戴口罩。

  一位联邦卫生官员说,相关数据将于周五(美国时间,下同)完整发布。 CDC 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 (Rochelle Walensky) 周四已私下向国会议员简要介绍了该文件中的大部分材料。其中一张幻灯片指出,无论疫苗接种情况如何,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住院和死亡的风险都更高。另一项估计,在 1.62 亿接种疫苗的美国人中,每周新增 35,000 例有症状的感染。

  报道引述的该文件还强调需要一种新的沟通策略,在公共卫生官员将delta描述为罕见传染性病毒之后,公众对疫苗的信任可能会受到损害。底特律韦恩州立大学的风险沟通专家马修·西格(Matthew Seeger) 表示,缺乏关于突破性感染的沟通已被证明是有问题的。由于公共卫生官员强调了疫苗的巨大功效,意识到它们并不完美可能会让人觉得是一种被愚弄。“我们在告诉公众这些是奇迹疫苗方面做得很好,”西格说。“我们可能有点陷入过度自信的陷阱,这是任何危机沟通的挑战之一。”

  内部文件还包含一些影响 CDC 更改其口罩指南的科学信息。宾夕法尼亚大学安嫩伯格公共政策中心主任凯瑟琳·霍尔·贾米森 (Kathleen Hall Jamieson) 表示,该机构在未公布数据的情况下更改了口罩指南,本周遭到了外部专家的批评,称此举违反了科学规范。

  该报还引述报道称,新加坡 75% 的新感染发生在接种一次到两次疫苗的人群中。CDC 文件将公众对疫苗的怀疑列为挑战之一:“公众有可能认为疫苗不再有效”。埃默里疫苗中心副主任沃尔特·A·奥伦斯坦 (Walter A. Orenstein) 说,数据显示接种了 delta 疫苗的人与未接种疫苗的人一样,排出的病毒数量让他感到震惊。幻灯片引用了马萨诸塞州巴恩斯特布尔县的一次疫情,在那里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人传播的病毒量几乎相同。

  报道称,如果战争发生了变化,正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所说,成功和失败的计算也会发生变化。传染病专家说,delta 的极端传染性使群体免疫的说法遭受更大挑战。“我认为核心问题是接种疫苗的人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参与了 delta 的传播,”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家杰弗里沙曼在查看了 CDC 幻灯片后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从某种意义上说,疫苗接种现在是关于个人保护——保护自己免受严重疾病的侵害。群体免疫并不重要,因为我们看到了大量重复和突破性感染的证据。”

  报道引述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疫苗专家凯瑟琳·纽齐尔( Kathleen Neuzil )的话说,“我们真的需要转向预防严重疾病、残疾和医疗后果的目标,而不是担心在某人鼻子中检测到的每一种病毒。这很难做到,但我认为我们必须对冠状病毒不会消失感到满意。”

上一篇:小竹笋“长出”大产业 株洲炎陵冬笋走俏市场 下一篇:道口烧鸡、黄桥烧饼、酱肘子……中国年夜饭餐桌上的美味佳肴跨越山水来到俄罗斯。由中

水果沙拉

中国菜推荐:一品蒸豆腐
七夕吃什么 何不亲自动手?
西湖醋鱼的做法
绿茵天地分管工程副总经理郭鹏辞职
腊八节吃什么
凉拌大头菜的做法 凉拌大头菜怎么做好吃